浙江十一选五基本走势图手机版
中国西藏网 > 文史

贡塘往事钩沉(二)

欧啦 发布时间:2018-01-19 10:43:00来源: 中国西藏

现存的贡塘城墙。

(续上期)

俗语说,背靠大树好乘凉。贡塘新王城的成功建设,也仰赖于萨迦政权的支持。如果崩德衮不是八思巴的侄儿,如果他那年不去萨迦朝拜八思巴,得不到八思巴的宠爱,他也许不会有建新城的想法,更不会有参照萨迦建设新城和寺庙的想法。

1264年,元朝授封八思巴为元朝帝师,取得管理西藏十三个万户的大权,贡塘王朝作为十三个万户之一,也归属萨迦掌管。雄厚的实力和背景,不得不让历代贡塘王极力攀附萨迦政权,用的也是当时最通用的联姻手段,从崩德衮的父亲尊巴德算起,贡塘王室至少有六次婚姻,和萨迦世系有关。

然而,世事难料,即使崩德衮功德再大,能把防御措施搞得严森密实,能把佛教仪式举办得隆重圆满,可忽略了对内部奸臣的提防,最后,他被奸臣投毒身亡,是年才二十八岁。

崩德衮有三个儿子,长子叫赤仁钦桑布,次子叫赤德崩,三子叫桑德。崩德衮的暴逝,让贡塘王朝一时措手不及,年幼的赤仁钦桑布在毫无准备的情况下,过早被送上了王位。

在别人眼里,王位象征着富贵与权力,但是,赤仁钦桑布坐上王位,却被浓浓的担心和忧虑包围。他担心像父辈们那样遭到外敌的攻击和内敌的暗算。如果没有一股强大的力量可以依靠,王朝的政权就像风中的灯盏,随时都可能泯灭。赤仁钦桑布在得出这样的结论后,决定前往内地求得元朝皇帝的加封。

赤仁钦桑布前往内地,必须途经萨迦,萨迦王室的夏巴贡嘎仁钦得知他的意图,以山高路远险情重重,劝他放弃这个念头。夏巴贡嘎仁钦说,萨迦的力量完全可以帮助你,你只管继续依靠就是了。但是赤仁钦桑布去意已决毫不动摇。夏巴贡嘎仁钦知道他决心已下,无法劝服,就对他说:“你这次冒然前去内地,很可能会有生命危险,而你作为吐蕃赞普的后裔,断了子嗣将会让贡塘王朝蒙受无法挽回的损失,造成千古遗憾。我知道决心已定,无法改变,那么请你无论如何要答应我的一个请求?!?夏巴贡嘎仁钦提出的请求,让赤仁钦桑布惊讶万分,他要求赤仁钦桑布与自己的妻子玛吉拉姆崩生育一个孩子,以续赞普血统。这个难堪的请求让赤仁钦桑布无言以对,但细细考虑,又句句在理,为了贡塘王朝的未来,赤仁钦桑布答应了。

按照夏巴贡嘎仁钦的要求,赤仁钦桑布在萨迦停留了一些时日后,终于踏上了前往元朝帝都的旅途,一路历经千辛万苦,也如愿以偿来到了元朝帝都。但果然不出夏巴贡嘎仁钦所料,他在内地病逝。也正如夏巴贡嘎仁钦所设计,在赤仁钦桑布病逝之年,玛吉拉姆崩生了一个男孩,取名曲琼德。

赤仁钦桑布病逝之时,曲琼德还太小,就由他的叔父赤德崩执掌了王位,赤德崩四十岁那年,继承兄长的遗志,在八个臣仆人马的护卫下,远涉大都,得到了元朝皇帝的觐见。元城宗铁穆尔谕示:“尔为西藏统治者之贵裔,应予封赐”,赐其为“掌管阿里十三百户领地之王”名号,并赐予宝印金册。

赤德崩满载着荣誉和帝王赐予的金银珠宝顺利回到贡塘。得到元朝帝王的赐见,极大地提升了贡塘王朝的地位和实力。赤德崩和他的兄弟桑德膝下无子,就把兄长赤仁钦桑布的儿子曲琼德,从萨迦迎请到贡塘并推举为王,后又迎娶萨迦贵族桑布贝的女儿贡嘎崩为妻。事已至此,贡塘王朝应当感谢夏巴贡嘎仁钦的无私和远见,他的谋略避免了贡塘王系断后的危险。

随着佛教在藏地生根发展,各分邦小国十分注重对宗教的扶持。贡塘王朝的历任国王也不例外,除了不断增强对防御设备的投入外,另一个最大的投入就是对扎西果芒寺的建设。每次举办祭祀活动,都要投入大量资金,铸造新佛像和增加寺内设施。就这样,在贡塘王朝几百年历史中,扎西果芒寺的规模越来越大越来越豪华。

在贡塘历代王中,对寺庙的建设和投入最大的当属第十六代王和第十七代王。

第十六代王赤索朗德除了按传统,为母亲祭日铸造佛像,画壁画,印刷大量佛经外,还空前提出了几项提高宗教地位的措施。1390年,在他二十岁时,作出了一项大胆决定,为果芒寺兴建了十六个扎仓,僧人的增加使房屋的需求猛增,在一时得不到解决时,他把自己的宫殿也让给僧人使用,自己则搬到普通房间里,减免各扎仓庄园的赋税。同时,他还延长了法会时间,规定夏季法会四十天,冬季法会三十天。法会所需开支由各百户分担,对僧人的戒律进行严格管理,提高寺庙在社会上的地位,例如,犯杀祸之人,如果逃入寺院大门即可免罪,因此,当时管寺庙叫塔巴林(免死院)。赤索朗德三十四岁亡故,在他执政的十几年里,寺庙的规模骤然变大,从那时起,贡塘寺就叫贡塘曲德钦莫(大寺院)。

第十七代王赤拉旺坚赞成为王子也是一个传奇而命定的故事。他是赤索朗德与一个尼姑所生。那一年,桑杰桑尼姑破戒生下孩子后非常害怕,带着孩子逃到一处偏僻村庄。也许是赤拉旺坚赞天生王子命,赤索朗德与妃子古格玛共同生育的两个孩子,在幼年时期先后亡故。索朗德过世后,王位没有继承人,这时,赤拉旺坚赞刚好十五岁,那年,他与母亲一同被隆重迎请到王宫,并在第二年登上王位开始执政。

作为一名尼姑所生的孩子,赤拉旺坚赞能登上王位,算是命运对他格外眷顾。赤拉旺坚赞也许一直感激命运的安排,深信这些都是先父对佛法虔诚、对佛法不遗余力投入的回报。他跟他的父亲一样,对弘扬佛法十分热情,在位期间,为扎西果芒寺新修了密宗殿,置备了跳神所用服装和器皿,以及佛像、巨幅唐卡和《甘珠尔》、《丹珠尔》经卷,增设了讲经院。他亲自拜博东乔来朗杰为上师,为他修建了行宫,供奉他绘画著书,把博东总计三百六十多部著述、堪称佛教界著书最多的《博东大全集》收藏在扎西果芒寺中。博东的著作能够传世下来,赤拉旺坚赞功不可没,尤其值得一提的是,他让自己的爱女阿曲曲吉卓梅也拜博东乔来朗杰为师,让她倾力佛法之业。阿曲曲吉卓梅不负父王期望,跟随博东一心向佛,最后修成了多吉帕姆第一世,也就是藏传佛教唯一女系活佛之宗,创立了博东派女性宗派。

从第十代贡塘王崩德衮兴建王城之后,一直到十五代王赤平措德继位,历时一百多年。这一百多年是贡塘历史上最安宁的时光,没有外部战争,也没有内部叛乱。

但到了十五代王赤平措德统治时,贡塘王朝遭遇了一次灭顶之灾。古今中外的历史上,因女人引起王国、部落或诸候遭难与灭亡的事例层出不穷,贡塘也没能例外。

赤平措德继位后,为了巩固政权,密切了与萨迦的姻亲关系,又与萨迦签订了互帮互助巩固政教的盟约。赤平措德本人也常到萨迦会见各方权贵,在萨迦期间,他倾心于王室之妃仁达玛,并生下孩子。这个消息传到贡塘,让他的正室夫人朗嘎崩大为光火,朗嘎崩也非等闲之辈,她是拉堆羌大元的女儿。她想,我是大元之千金,嫁到贡塘还未生育,就被丈夫背叛,还跟着别人在外面生下野种,这是对我的侮辱,也是对大元的不敬,一定要让他为此付出代价。于是,她把此事告诉了父亲羌巴大元,羌巴大元本就心狠手辣,立即编造谣言,调拨贡塘王臣之间的关系,唆使大臣钠擦巴暗杀了赤平措德。

羌巴大元借刀杀人的诡计得逞后,举兵攻打群龙无首的贡塘王国,轻而易举地占领了贡塘城,篡夺了贡塘大权,时长五年。王权旁落于非王族的头人手中,让贡塘王朝蒙受了羞辱,这五年,成为贡塘历史上的耻辱。这五年,把贡塘百姓的生活逼到了贫困的境地。羌巴大元把赤平措德对爱女不忠的憎恨,倾泄在对历代贡塘王的亵渎上,他把历代贡塘王顶礼的果芒寺当作马厩,使原本水火不相融的君臣子民关系推到了极致。有一年,羌巴去贡塘属地邦兴视察时,被当地百姓乱箭射死,他死后,忠于贡塘王朝的几名大臣合力,把羌巴势力赶出了贡塘。

赤平措德死于大臣之手,令人唏嘘,好在他有两个儿子继承王位。一个是,她与朗嘎崩的儿子赤索朗德,一个是赤平措德与萨迦王室之妃仁达玛的儿子赤觉珠德。两个同父异母的王子按年龄大小,赤觉珠德做了王位恢复后的第一王,索朗德赌气远走普兰,走到半路却接到使者来信,说赤觉珠德被马摔亡。索朗德立刻折马而归,掌办了兄长后事,并执掌皇权。他忏悔母亲一方对贡塘王朝犯下的罪行,做了诸多弘法善事。

贡塘王朝在被羌巴占领的五年间,元气大伤,经济损失惨重。索朗德上位后,为祭祀先祖增设许多佛法设施,举办诸多佛教仪式,造成民不聊生的困境??醋琶裨顾钠?,?;姆?,索朗德为赢得民心,巩固政权,学习吐蕃牟尼赞普,在属地搞了三次均贫富运动。尽管赤索朗德为使贡塘王朝回到昔日的辉煌尽心尽力,也大搞佛事活动,求得佛祖保佑。无奈,贡塘王朝没落的因在他父王时代就种下了。赤索朗德之后的两代王也继承了他的做法,礼佛敬佛求平安,然而,令贡塘蒙羞的事还是发生了。

第十九代王赤朗杰德登基不久便去世,他的三个同父异母的弟弟,年龄相差无几,兄长的突然死去,引发了三兄弟对王权的争夺,三方相持不下,形成了王城三足鼎立的局面。桑珠德住南宫,西绕贝桑住北宫,贡嘎朗杰德住噶丹宫,兄弟之间相互攀比,大兴土木,把各自的宫殿建得越来越豪华,使贡塘王城规模一下子扩大了不少。三兄弟还在各自的宫殿里大兴礼佛活动,场面铺张奢侈。令人遗憾的是,祥和佛光未能让兄弟之间相敬相亲,相反,听信奸臣的谗言,手足间反目为仇兵戎相见,最后南宫攻打北宫,北宫之王西绕贝桑被杀,贡塘王城面临分崩离析。

纷乱的战事与内讧,让王室地位岌岌可危。面对着随时可能失去生命的惊恐,执权者无心也无力重振雄风,都希望在佛光照耀中寻得片刻宁静。贡塘第二十代王贵桑尼德扎巴桑布德,称得上是乱世之王,无常的红尘俗世,让他压倦了征战杀戮,看透了争权夺利,他把主要精力放在礼佛之上,最终竟然把寝宫搬到了扎西果芒寺,放任王权不管,当起了寺庙主持。受到他厌世情绪的影响,他的三个儿子无心治理贡塘分裂的局面,一人出家为僧,一人继承父业,当上了扎西果芒寺的主持。眼看着贡塘王室后继无人,贵桑尼德扎巴桑布德把王位传给兄长桑珠德的儿子,他勉强统一了分散的贡塘。最后,二十一代王由他的孙子贵桑扎巴多吉担任,但他无心治理朝政,他甚至跑到一个远离贡塘的扎西楠木岭寺出家为僧,还担任了寺里的堪布,直到贡塘出现无人继承王位的窘境,他才怀着矛盾的心态,回到了高处不胜寒的王位。

无论哪一个王朝,末代王总被挂上昏君之名,犹如一切不测均因这人引起,其实,一个王朝的终结没有偶然性,它的倒塌必定是因为承受了太多风风雨雨的侵蚀。贡塘王朝末期,掌权者一代不如一代,外邦侵扰和内部奸臣,使王室生活充满变数。其中最为惊险的一次内乱出现在二十代王时代。二十代王的妃子叫次仁杰姆,来自羊木卓,看似温柔可亲,实则居心叵测。有一年,她收买外邦和内臣,在王朝内部煽动了一次内讧,杀害了登基不久的二十一代王贵桑扎巴的母亲古格玛,正当她欲下手杀死贵桑尼德扎巴桑布德、贵桑扎巴多吉时,果芒、楠木岭、普拉三个寺的僧人赶来救援,避免一场血光之灾。

平素温柔可人的次仁杰姆,作出如此狠毒之事,让掌权者百思不得其解。次仁杰姆落网之后,却直言不讳道,她想把贡塘的王权交给当政的仁蚌巴政权。年轻的二十一代王多吉扎巴治服参与内讧的人,却念在父王面上,免次仁杰姆死罪,把她贬配到她的家乡羊木卓。

多吉扎巴的善心没能让次仁杰姆感动,回到羊木卓,面对羊卓雍湖荡漾的水波,她的心久久不能平静,仇恨之火慢慢升腾?!拔液尾蝗フ伊诮娜拾霭?,让他们出兵攻打贡塘呢?次仁杰姆想到做到,在她被贬配的第二年,也就是公元1555年,她把浩浩荡荡的仁蚌巴军队引到了贡塘。仁蚌巴的军队打到佩古的时候,贵桑扎巴多吉在慌乱中组织贡塘民众坚决抵抗,在邻近地方头人的援助下,终于击退了仁蚌巴的兵力。

羊木卓次仁杰姆为什么对年轻的国王如此仇恨?嘎托仁增次旺罗布的史书里找不到答案,他的贡塘史延续了西藏其他史书的写作风格,就是把重要的史事简单记载。以一个现代人的眼光看这段历史,我想不外乎两种原因,要么是为了让她的儿子继承王位,要么是妻妾之间的争宠嫉妒所为。在佛教气息浓郁的贡塘王朝,世俗的恶念造成如此惨局,可见佛法并未入心。

第二十二代王赤杰桑珠德也是个佛徒,作为长子,他不得不继承王位,也不得不在其位谋其政,邦属内出现叛乱时,举兵镇压,可他内心的迷惘和纠结,又有哪个史学家读懂呢?第二十三代王赤索朗旺久德执政期间,王朝更是?;姆?,内乱叛变频频发生,在应对这些困惑的同时,他还拜了不少上师,学佛读经,尽量用精神的超脱忘却俗世的烦扰。

由于第二十三王代赤索朗旺久德太专注于修行,丧失了警惕,他遭到了和二十代王贵桑尼德桑布德相同的境遇。他的对敌巧使诡计,加祸于贡塘,极尽谗言挑起贡塘与刚刚夺权当政的藏巴汗之间的矛盾。藏巴汗平措朗杰不分事由真伪,举兵攻打贡塘。

1620年秋天,藏巴汗的兵力包围了贡塘王城,第二十三代王赤索朗旺久德原本无心政务,更不愿刀刃相见。在兵临城下的大难之际,为了避免一场血腥,避免属民伤亡,他打开城门手举哈达向藏巴汗的军队投降。藏巴汗不费弓箭,轻而易举占领了贡塘,并将第二十三代王赤索朗旺久德带到拉堆洛协噶尔宗里软禁,由于过度郁闷,一年后,这个末代贡塘王客死在拉堆洛。

从公元992年建立贡塘王朝开始,到1620年藏巴汗攻打贡塘致其灭亡,经历了我国唐宋元明四个朝代。在628年时间里,贡塘王朝得到了元朝中央的扶助,与萨迦王朝建立了亲缘关系,又与各个地方政权构建了姻亲关系,巩固和维持了政权。在西藏,把贡塘王系视为赞普的高贵后裔,拥有这样特殊的权力和身份,使贡塘王朝这个特殊的地方政权几百年来存在于贡塘啦山西隅四面环山的盆地。但藏巴汗却无视这些权力、身份,夺走了贡塘的王权,将一个历经风雨的王朝永久地终结了。

世事交替难以预料,在藏巴汗占领贡塘二十多年后的1642年,蒙古固始汗推翻了藏巴汗政权,把西藏地方政权奉给五世达赖喇嘛,在拉萨建立了甘丹颇章政权。在这个时期,贡塘设立了宗嘎宗政府,王城依然存在,却不再有昔日的魅力,逐渐沉寂于历史。

贡塘王朝二十三代王,一代接一代,倾力于贡塘的庙宇建设,也处心积虑地加强王城的防御建设,但我们从史书中看不到这些防御设施发挥过多大作用,倒是在王朝覆灭七十多年后,廓尔喀入侵中国西藏的时候,这些防御设施才救了很多臣民的生命。

当廓尔喀以先进的军火攻进贡塘时,贡塘人的原始刀矛实在发挥不出作用,只有转入防守,将所有人畜全部搬进王城后紧关城门。廓尔喀人围城多日无果后,从远处驾炮击城,如今残存的城墙上,还有几处窟窿,应合着这段历史。廓尔喀人想断粮断水困死贡塘人,这时贡塘王朝第十八代王建造的室内水井和大水缸派上了用场,拯救了险境中的贡塘人。廓尔喀人困不住贡塘人,就破城而入,遭遇了贡塘汉子的顽强抵抗。其中最为勇猛的扎青巴沃旺久,挥刀砍杀无数廓尔喀人后,因血腥味太重晕倒战场。有个叫羌果白曲的贡塘妇女喂了他一碗酒,这碗酒救醒了勇士扎青巴沃旺久,他醒来后继续作战,让敌人闻风丧胆。

这场战事终因寡不敌众,以败告终,但贡塘人巴青的名字因此被后人记住。据说,廓尔喀战结束后,西藏地方政府为了奖励喂酒的妇女,给她奖赏了一方田地,这块地也取名羌果白曲田,如今这块田地仍然静躺在贡塘。如果这块见证了历史变迁的田地能够言说,贡塘的传说也许不止我们所了解的这些。

时间总能让很多事物遁形无踪。一段历史,一宗战事,纵使再辉煌盖世,再纠葛难缠,也无法和时间僵持。当一切湮灭于时间长河时,释怀人们情绪的只有那些流淌在文字中的历史,品读那些逝去的辉煌与没落,才能让人更深切地体会岁月的沧桑。

(责编: 李元梅)

版权声明:凡注明“来源:中国西藏网”或“中国西藏网文”的所有作品,版权归高原(北京)文化传播有限公司。任何媒体转载、摘编、引用,须注明来源中国西藏网和署著作者名,否则将追究相关法律责任。